“我是养子”,六岁时,住在洛阳的王金虎知道了自己最大的秘密。妈带他出门,别人问,这是你抱养的那个上海娃啊?妈妈回答,是啊。他一双大眼,虎头虎脑,懵懂的样子,却什么都听进了心里。知道时,他太小了,还没有意识,只感到难受,像心上擦着砂纸,不得安宁。他寻找一切可能的痕迹,遍寻不得,直到那两道疤痕吸引了他。十三岁时,他在书里看到,在耳朵上剪疤,或是在身体上刺字、烙疤,原本是江浙沪一带,农户为了避免混淆,在家畜身上做的记号。但在特殊年代,被人们当做了寻亲的标记。他度过了漫长而压抑的青春期,对上海的一无所知,混杂着对生父母的怨恨,对养父母的,长成一个沉默的少年。八十年代,他结婚生子,没告诉妻子自己是弃儿,“怕她知道后出什么问题。”【详细】